連島沙洲

小害

忘了,自己是尾魚
總愛奮力,以滑翔的姿勢游往對岸
但岸,失蹤了憶
耽擱的路程欠些力度
便把海割斷

斷開的海,無人會在意
近乎潮汐,近乎月
亮著身體每刻的痞結
沖散趕忙過冬的魚群
任記憶焙成鱗塊
走失的沙丘

該為此分隔,兩地喧鬧和死寂
彼岸花開,你雙腿踏到土地
走過我鰭上的鉤刺
用力拍打
吮在鱗片的砂礫
供一條通道
只有你能通過

季風兩側逆吹
人與海都沿岸漂流
求生門隨時日風與化
囹圄的水窪,有攏合的時機
在昨日來臨前等待潮漲
等待我被候鳥叼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