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凱的詩(五首)

 

《等你說》

很想嘴角揚起完美的弧度
放飛初衷
很想手指可以豎立如「1」
送走木訥刻板的「7」
很想頭髮可以如雲
飄逸得一塌糊塗
很想有天你可以說話
沒有其他
很想你放下古老的木結他
不要鮮花不用泥沙
不要謊話不用對白
不要烏鴉不用籬笆
很想和你說話
想你──
說話

 

《上帝存在與否》

石頭
它不相信有上帝
它的世界裡也沒有所謂上帝
因為
它根本不需要上帝

海洋
它相信有上帝
它的世界裡有智慧的上帝
因為
它需要上帝,主宰一切

我走到海灣
拾起一個
鵝蛋形的信念
把問題還給知識的海洋
理性與感性之間
答案──
最終石沉大海
我們手牽手
選擇
高飛遠走

 

《風景》

橋上有陽光編織的地毯
有迎面掠過的自行車
有一襲秀髮的清香
有鮮魚活蝦的跳躍
有蔥花的愛情
有手推車輾過的平行線
有大鞋子小鞋子的印記
有潦倒醉醺醺的啤酒罐
有重傷嘔吐的垃圾桶
有秋天捎來的情信
有母親叮嚀的溫柔
有沉重的腳步
有未來的橋
有符號的風景
我預見

 

《讓我說》

(之一)
沒有約好在APM
我一步一步地向上爬
你一步一步地往下走
我和你之間
眼神可以說話
只是現在
少了
一種解讀吧

(之二)
用海南的行程讀過楊瀾的書
飛到五指山感受黎族的婚禮
趕上武廣高鐵找尋革命的溫度
也許只是也許
為了聽聽自己
會唱歌的心跳
和釋放一個長期被埋沒
壓抑的漢字

(之三)
貓著腰走過期待
期待一種真誠和純粹
陣痛然後覺醒
競賽迎接無奈
不請自來。誰?
最後拍著胸脯
吐出去
冰冷的──
數字

 

《讀詩》

(之一)

平靜的清晨
起床讀詩
用兩個枕頭墊起夢想
厚厚的
我讀著《看海的日子》
很想就這樣
停駐在第68頁的句點上
歇一歇
豐富的安靜

(之二)

抬頭
天空一片唏噓的蒼白
窗外
晾著我單薄的衣服
窗內
播著〈還記得〉的純音樂
此刻,傾聽心胸的默靜
從未有過的豐富
推開世界的窗
早晨,中國
早晨,香港
早晨,P先生
早晨,C小姐
早晨,早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