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

銀鼠

妈妈,我踩碎了玻璃
玻璃圆滑
不会划伤我的脚
我踩着碎玻璃
跳着舞
和弗吉尼亚
身体柔软
像她身上的棉睡袍
要不棉睡袍便是她的身体
清凉、洁白

我们在午夜钟声里跳舞
二号楼的钟响
敲着倒挂的金钟
斑斓的夜有苍白的星星
红色是光
白色是影子
蓝色是碎玻璃

妈妈,您送走了我
还会想起我吗?
想起我不停的催促
半拍的休止么,
屋里下了点雨
墙上有纸片人
我都记得
屋里下了雨
墙上纸片人掉了头
断了手

我说妈妈,
你看我还要呆在这里多久呢?
弗吉尼亚头上的辫子
长出了虱子
动一动就有毛虫掉下来
我不敢靠近她
我要是冷了,就会想着您
想着您的睡眠袍轻拥着我

我说妈妈呀,
您是不是因为我拉开了抽屉
而不说话的?
或是我点了蜡烛
舔了叉子间的肉汤汁
打翻了乔治的牛奶盘
又或是
白人叫我的“疯子”。
可您一直叫我“小疯子!”
所以不会是这个,
对吗?

妈妈,今天是最后一夜了
我想抱着您
和您转圈跳舞
脚搭在您的脚上
您轻声呼唤我
我仰起头望您

屋里下了点小雨
墙上映着纸片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