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 ──記抑鬱症患者

雪堇

從某天開始
遺憾就在臉上結出一道道疤痕
與旁人的蔑視相對
她不知道
哪裡有賣去疤的藥

風景人物在漩渦中扭曲
混和著 下個不停的雨
在她眼前流過
她分不出
流過的是雨水 還是淚水

她嘗試把兩扇窗都大開
卻找不到月亮
連星星也沒有的黑夜
拿起酒杯斟酒
也只會斟出一樣的漩渦

把空酒杯放回原位
停在半空的手維持著花的形狀
當蝴蝶飛越黑夜
在她手背輕輕降落
她終於記起
每個迷失於惡夢的夜晚
總會有同樣的微溫
輕暖著她的手心

她找到了
他仍在尋找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