蛙島三題

哲一

〈之一〉
自綿長的奶粉潮伊始,你紆貴而臨
以鈔上一疊暴發來宣慰
而鼓譟的島蛙都失鳴了,只道你
京師不囂不嘵的梵音,改書吧
六十年的字意已足簡賅,對照
那區區的信史五千。你且苦心一勸
匍匐吧,就窮個朝朝暮暮
換一呎萬五的屏風靈龕,當我死時
葬這高樓滿天的井外
大可觀得自在

〈之二〉
你翩然從廣東道梭過,飛自隔岸
無枕屍骸的高速公路
然後在名店一照,欸,那照相機閃閃的靈光
是五蘊皆空,抑或照見滿地
你膝下豐沃方土的黃金?
不,你果斷而止,諄諄然昂首向我:
銘記否?莊周有曰,道本在屎溺
更凝煉成千千萬萬的涎沫。
「若非對岸施此恩澤,你這蕞爾蛙島
哈,早該完蛋了」

〈之三〉
呎土寸金的維港,終於
一埠的眾蛙寂了聲,封之以東江的溫水
今只得羸弱似我
(守不住衣食了;守不住
腳下浮萍;也守不住,我一介的尊嚴)
甘作不黨培塿的井蛙
吁,又當如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