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訓

阿民

菩提不結果,
結三千夜
蟲聲。僧,捉蟲
三千夜,終
不見蟲影。
方丈着燬樹。
樹成灰,那嘁嘁,
不生不滅;
連方丈燒了,
那喳喳,
不增不減。
僧躁極,自焚,
風捲骨灰
入壑,粒粒
蛻成蟬;
年年炎夏,蟬的
絮聒,總訓得
一座青山,
要託千樹鳳凰,
吐血。

12-2012

3 則留言

  1. 附識:
    從來沒取過英文名字,覺得彆扭,覺得像一個紅鬚綠眼的洋漢,突然自報姓名 :「my name is 張三!」一樣彆扭。不過,如果你到 Google 搜尋「鍾偉民」,你會發現不時躥出一個「鍾偉民Ray」;這位長了一條洋尾巴的「中西合璧先生」不是我,雖然他也寫食評,寫書評,沒準兒將來還要寫詩,寫小說,但這個「鍾偉民Ray」不是我。請編輯們留意。
    一直對讀者做成困擾,本來不應該由我來道歉;但羞恥心,也不是凡「鍾偉民」都有的,只好又得由我費神釐清一下,說聲對不起了。
    我2002年去澳門,在雜誌介紹過約一百家食肆,後來出散文集《暴食澳門》,錄了五十家;再後來,發現有喉嚨,能吞嚥的,都是食家,人人能做的事,我也不必去做了;而這時候,這位「鍾偉民」出來了,開始的時候,可沒來個「鍾偉民Ray」這樣的「fusion菜」;如今,起了這 fusion 式名字,讀者總算較容易辨識;說起來,我還真該感謝這既東且西的東西呢。
    鍾偉民12-201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