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查理四世的情詩

哲一

守了六百五十五年
從前一瓢甘為他滌手的弱水
如今就匯向一漣漣的奔流
惆悵而躑躅,也只為等石磚橋上
萬客喋聒之中唯獨這一個人,或魂
曾經廫廫以獨步
步往已經半蝕的陳碑古碣下
聽伏爾塔瓦河中每一闋瀠迴淵洑的驪歌
看霧城裡每一聲的心事,於翳昧的暮色之間。
此夜不語如你,衹好待兩側柱地的橋燈
亮以入晚的微明,且向他
臨別時垂首的一喚:
毋忘這一池清波
有布拉格冷寂的漪渙
有浪遊者每響楫櫂的起落
還有橋下這一瓢
浸千世亦不潰的眷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