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戀

─── 給癡情人阿部 定 (あべ さだ)

哲一

將世上的嘲睨
與謾罵,徹夜勒斃
好讓你,廢棄了人間的庸懦。
多少年婚書一紙,多少人
寧可同床唯諾,作半生
異夢,怎可想像
緊緊牽扯的肉身,纏綿榻上
衹你我一夜的癡狂?
尤其,看種種情盟、愛誓
終墮入色相易朽的樊籬
無所逃遁。聽,牢牢的繫頸
吁吁,定必是,那悔咎的殘喘未熄
就以一舌溫潤,我會替你
吻走這髭下唇上,最後一絲
搐動時你厭世的鬱結。當夜風
聽得出失驚的脈搏,便柔柔
撫成一片寂默,只讓我
伴你,以半生苦戀的心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