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封信

耿凱

早晨是這般的寧靜
我從來沒有試過
試過一個人躺臥
躺臥在寬敞的某個角落
聽莫札特的夏日香氣
讀你的第二十六封信

我已記不起誰說只要我把信看完
我就可以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
結果我只是對文化愈來愈饑渴
昨天的我偷看了今天的信
今天的我在看昨天的戲
玻璃瓶中的乾豌豆吃光了又添
添滿了又吃,感動的眼淚
漂流在海角七號的郵票上

我親手用粗黑的雙行線
囚禁這等待的日子的無奈和苦澀
繼續編寫星期天的普通話教材
加入韓國插圖家kim jong bok 的插圖
不管學生說了多少句「你不該」,「你不該」
我還是自討沒趣,一邊看你的「面書」
一邊哼著韓雪的《大雁歸》

北平的往事我沒有
我愛的你早已隨河流呵呵呵
嘩啦嘩啦不見啦
等到花開遍了,水潔淨了
詩句溫暖了──
第二十七封信,不能開
開始了的故事
是鐵箱記憶中一條寂寞的長蛇
你走不出去
我也不能隨風進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