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

崔寧

去夏比肩看星彷彿億萬光年遙遠
我們很倦了像老化的人口指數今晚
並不打算說些什麼。終於也明白
星星的欲言又止,閃爍其辭可是
總有一天會說出口好比連成一張
雙魚座在銀河的成人池泅泳。但我們之間
只有水霧間關沒有帆沒有海雖然眼睛
疲勞得像剛從曬鹽場回來
可知道營運一間曬鹽場有多難
人們說眼淚沒有價值除非曬成鹽
可是這長夜深鎖到哪裡去找太陽
而且星星畢竟太冷因為他們死於自焚而且
今晚只有一顆星。妳總說:「我會記得
有星星的那個晚上。」
其實哪個晚上沒有星星?
然而我們的舟太小,刻不完那些掛失的舊日
當冷星如劍將我們的天空狠狠劃傷
我們遂連星星一起失溫。如果如果
一生只能選擇一夜真正擁懷一顆星
我們挑選什麼款式的夜空來擺放
甚至我們首先選擇哪一種我們?
其實很倦了並不打算說些什麼
遂將去夏今晚的星星連成我們此生
唯一的星座,取一個憂鬱的希臘名姓
星圖上人們遍尋不著──
妳是我發光的秘密

4 則留言

  1. 寫得好好
    尤其是「如果如果
    一生只能選擇一夜真正擁懷一顆星
    我們挑選什麼款式的夜空來擺放
    甚至我們首先選擇哪一種我們?」
    最喜歡這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