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

販售
一個空位
於老狗的午後

分泌了些空閒的呵欠

不能像貓一樣臥在恰好的屋頂
這過慢的步伐踏在一張撕了角的車票

走久了 因為有點復古的熱
我抹掉臉上所有都市的妝
被石椅抱著歇腳

然後眺望遠方
直到天空燙了一點夕陽的邊
才把微風和竹林某串交談
收好在
一部年長的鄉村裡

靜靜回去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