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鏽了的校園

魏鵬展

黑色的泥土越黑 樹的年輪越多
生了鏽的鐵欄杆可以塗上油漆
嘗一嘗
剛蒸熱的燒賣
習慣坐在同一座位上
刺耳的廣播聲很死寂
我愛嬉笑聲的寧靜
星期天和星期一分不清
站在同一位置
發相同構圖的希望
學會接受拒絕的笑容
生了鏽的吊扇轉過去
停了
麻雀輕輕掠過鐵欄杆
甚麼也沒有的操場
黑蒙蒙 看不清遠處的街燈
灰色的冷雨打在
鐵欄杆上的鏽痕

2012年8月6日 下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