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角

半睡裡我承接來電
喂。但我沒說出來,我想念起。
原來已處在很深的夜
睡了一半還剩一半
不如做一個夢反正還有一半
我便牽起一頭暗暗呼息的獸
吸吮一口氧便續,良久的命
行過夜裡,而牠不知道牠的行走
只覺得,意識
帶信的鴿此刻捎來而我
以反鎖的掌輕的承接
並讀懂漆黑的信
但我已不知悉,只知寧靜
只知那食夢的獸一直
隨附我夢前行
就走過一夜,又
一夜
只知那眾多的沉鬱的夜淡白了便與我無干
醒來時候好累。一道套索
隱於項中,又彷彿
被拖著前行一整夜而忘了的行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