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剛的詩(三首)

溫剛

一、錯誤

你們到底是不是狗?
亂吠兩聲便繼續
披着那件曼聯小綿衲
搖着尾 追趕那
在太陽底下旋轉的 塑膠小籃球
矯健的肢體凝固在空中
咯嚓
(欸 你看 笨笨的!)
噫 老師說
在門齒與臼齒中間
有一隻尖尖的犬齒
用來扯碎食物 怎麼不見了
怎麼不見了 老師 錯了
錯了老師
他們或許不是
狗 是山鷄
你看那鐵嘴 鑿地有聲
你看 斑斕的翅膀抖抖動動
(唷 你看 真像飛起來了!)
陽光從五彩的毛毛間 散射
是火鳳凰重生了麼?

有人說 鬥雞很殘忍
有人說 泰拳很像鬥雞
有人說 餵養鬥雞要用指天椒
有人說 城裏嚴禁鬥雞

你們都安靜下來
再也不躡手躡腳
只是偶爾 一眨眼 一擺腦
傲然佇立
在這圈圈的正中央
聆聽我朗讀一首詩
你們到底不是狗
是山鷄

二、屋裏廂的老頭

屋裏廂那個老頭很老了
我為他買一件ZARA的絨外套
讓他精神精神
老卻依然活潑
老頭永遠不能還童

額頭上搭上幾根橫槓
眉毛也不表個態
好像認為年青的想咋辦就咋辦
哪能辦
我也不願意他強行微笑
老妖精、老而不,也不理想
反正穿上ZARA外套後
很多人都舉起數碼相機要拍

老頭覺得很適意
老,卻有為、幹練、務實、沉穩、厚重
我決定為他擺大壽
老頭很歡喜
年青的在黃浦江左耀華路該帶放煙花
他們認為這對老人家很尊重
壽筵迎來了四方客
年青的在打遊戲機

我瞧瞧老頭
老頭看着煙火
他彷彿很遠
額頭上的橫槓沒有表個態

江面倒映出不少英國梧桐葉
老頭唸唸有詞
歷程
他看來很歡喜

三、邱公館

聽說24號要下雨雪了
雪花從來沒有下到我們的
掌心裏
在田子坊裏尋找白色的身影
尋找到邱公館
借助咖啡的香味
鎮靜喉頭的過敏
過敏源自一片抹茶巧克力蛋糕

無論有多細小
抹茶末總是被吸進氣管
眼淚借助咳嗽潸然

聽說24號要下雨雪了
即便手指扣得多緊
雪花也不會下到我倆之間
一隻白貓蹲坐在邱公館門外
牠發現我發現了牠
毛管直豎

被發現有哪麼值得懼怕嗎
白貓的白不是白雪的白
牠的神情還是那麼個中性
世上演技精湛的演員
要練上多少個十年功
方能練就這一分鐘的自若
牠一踮 躍下石壆
腳下踩出無數雪花

聽說24號要下雨雪了
雲南的咖啡莊園恐怕要失收了
那個叫和雲仙的納西少女
還上山採豆嗎?
還是依舊的蹦的去?
強勁的嘻哈音樂在射燈亂舞中穿堂而過
雲中仙子搖擺頭顱
雪花降落在的士高的門外
曾經牽過她的手的男人
恐怕不會回來的了

聽說24號要下雨雪了
倘若真的下起來
我決定再來邱公館
點一份提拉米蘇
當你把咖啡送過來的時候
我把掌心還未溶化的
雪花
遞給你
作為今年的聖誕禮物

入夜了
里弄的紅磚牆都變成黑色一片
剩下許多個白色霓虹光圈
這個穿白衣的
不是你 不是白貓 不是納西姑娘
雪花降落在老房子的燈罩上
聽說是真下雪了
卻都被燈火烘焙乾了
掌心沒有接到雪花
聽說每一顆雪花的形狀都是不同的

邱公館裏的女孩閑着一個多小時
一個粗框眼鏡的男生進來
叫女孩給他做一個蛋糕
我把雙手蓋着口鼻
鼓吹暖和的一口氣
往新天地那邊走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