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無事

小害

趁末日無事
就該準備下個末日
把沏好的茶再泡
把褶好的衫,攤開再疊

天空壓得很低
低得像所有雲都能在頭頂經過
人們如常將影子放在車站
下班時在管理處領回
也許會像個孤兒,必須時
要掛上收養的牌照
但他們恍惚明白,離開家門以後
身軀已經是要持續申請

於是瘦弱的人互相對望,把體內
僅存的水份交給天空
下一場雨,沖走還未穿的舊衫
沖走牆角的陰影,再對褶成飛機
但你沒有逃跑,只怕耗掉存摺薄
小點數後的餘數,一個願望
就在掰開兩手時悄悄
化蝶為蟬

倘若一個半月的灣岸能收容
所有逃離肉身的人,它必定是夜晚
擴音器播下的紙錢兒
靜靜坐在操場上,燒去
草披上雜草的燭火
好讓謾罵你我之間所差的世紀
磚頭能掘出墳墓,生活載走
簷蓬下的滴水

閉上眼後,軀殼再重組更新
隔夜茶淋在硬紙皮上
你問我 :
末日又會有幾斤重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