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祭

陳子鍵

終有一天我的容顏變老
坐在碼頭
凝望天上你不變的月圓
那年未及解下我的身體披在你身
海水就刺瞎了眼睛
我是世界唯一的倖存者
自從那夜失去焦距
緣執著於比一秒還少的時間
在相撞一刻迸發火花
璨爛如天上爆炸的煙火
又瞬間下沉成弄影的幽浮
曾經每年對著月燒一個燈
慢慢看著火光熄滅轉贈天上
何時想將心詩埋在海底深深
李後主的詞依然天上俯視人間
那時你是半根蠟燭
月亮點燃了你就瞬間殆盡
那夜的星卻奇怪地永恆
在我心象結下閃爍的花芯
我習慣把腐朽的手撐成一骨花莖
迎上天,贈你
狂風總在平靜之中撥動思潮
誰不知道黑夜之後帶來光明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