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需要一個人來聽我說話

榕華

我需要一个人来听我说话
——婳石
我需要一个人来听我说话
他可以依偎在我的臂旁
抑或听我边走边侃
也可以在远洋以外
看我的文字 断续残喘

我需要一个人来听我说话
他可以什么都懂
也可以什么都不解
他可以滔滔不绝 颇有主见
也可以保持沉默 不语而然
但是要耐心地
听我把故事讲下去
让我拥有哪怕仅存一刻的 自己

我需要一个人来听我讲话
我的语素 可以是早春山间一株含苞的粉桃 ,和雨过后檐上嘀嗒坠下的眼眸
我的词汇 可以是仕女簪边流连的指尖,和海上花旗袍开衩处隐现的肌肤
我的长句 可以是深夜里崖头长吼的狼啸,和沙滩上不起眼小贝壳里鸥鸟悠远的絮语

我需要这样一个人
他可以不认识我 最多在街角偶然见过一面
他可以来自一个遥远的村庄 或者还挣扎在城市的霓虹灯下双腿抽搐
他可曾有过一个美丽的梦 然后亲眼看着它在阳光的背影下流泪
继而摔碎
他可以开心 快乐 悲伤 自残 可以把情绪缓缓倒入后院的水沟里
然后挑一个宁静的早晨 静静在树下冥思自己 与过去的情谊

我需要把我的故事
乖乖地折叠 折叠 再折叠 把展开的皱痕都拿给他看
我需要把我的故事
斟满每一个生活的酒杯 自己一个人一饮而醉 再拍拍胸膛告诉他我没事儿
我需要把我的故事
美美地在镜前上一妆 紧张地等待那场不知何时来临 群魔共舞的宴会

那么我的故事
就可以很长 也可能会很短
可以很精彩 也可以极其平淡
可以像稠稠的奶油蛋糕 像冷牛奶上凝成 软软的蛋白
还是萝卜干硬梆梆的脊椎
不管
这 都会是我的故事 都属于我自己 属于那双侧着恭听的耳朵
你该庆幸的是
那份美丽的心情 不再与你有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