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生

阿民

夜幕,描了窗。
誰看見高樓?
叢林,點了睛。
誰看見夜鴞?
大海,鑲了漁火。
誰看見桅檣?
總是憑一星
弱燄,占出
汪洋;憑幾盞
磷綠,勘出林壑;
憑零散的燈花,
推敲出厲鬼
吃賸的城。
而秋夜的
淅瀝,誰敢說
不是撒地
算盤子,在尋覓
磕出雨聲的
自己?所有相,
既然虛妄;青苔,
難保不是墓木的
來生。來生,
我願是紙,不能
着墨;是海,
不可行船;是林,
不懷抱飄落的
繽紛。

10-2012初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