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的盡頭

哲一

當愛情的刀光映來,眶下
我不曾畏縮,決然任兩月寒眉
自最薄最薄的鋒端,一斷
便墜落了。
讓徹夜記憶的腥腐都濯去,我想
只待瞳子一白
方有從此為你淚血的緣由。

而那一架剖向髗頂,該是你
親自來祝禱的十字吧?
當刃牙再死吻滿身的膚肉
是否也怕撕照
一切癡戀難免乾癟的宿命,教你
解開盤結的骨骼株連的血管
替寸寸垂亡的相思,千筋萬絡之下
掏挖唯一的生路?

抑或是,當你捧出了一湖
腦漿,卻捧不出
苦苦一場冬雷夏雪的盟誓?
遂要剝下肺腑與唇齒,聆聽
每一句情話,浸起了血河之間
每一髮我落下的思念,且為重結
纍纍然永扣的情絲 ───
尤其,當你必須寄思以火、以食
在茫煙的盡處,向我,焚一段
始終不盡輪迴的共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