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飛的鳥

阿民

有什麼好傷心的?
一路播種的
眼淚,那留給
夜鴞啄食的星子。
是想起一地豔陽
像一連串的槍響?
倒地的人,扎眼
如同一塊塊
反光的鋅板。
是想起一台台
印刷機,從暗夜
開出來,把夢想
軋入空場?用履帶
印發的號外,
字字黏牢人腳。
總是想起啊,總是
忘記;總是
笑着忘記,哭着
想起;哭笑之間,
倒着開的火車,挾帶
退入鍋爐的雲,
捲走倒着飛的鳥。
在我的國,明日,
就是昨天;黑夜
就是白晝;腐壞,
就是不朽;路,
回捲成
自縊者留下的
一綑長繩;而頌揚,
成了唯一通行的
控訴。在我的
所謂的國,匍匐,
是人權的兌換券;
而吞聲,明文規定,
是換領自由的
憑證。

7-2012初稿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