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影

阿民

聽說,白鷺臨水撲殺
自己,如鏡方塘,
擋得住一疊紅雲的
突襲,卻勸不開
一隻妄鳥,溺水前,
與影子的相煎。
  
聽說,無眼螞蟥
知道同醜讓自己的
影子嚇死,於是,
拒聽一棵樹,說起
豔陽;甚至,忌恨
一框裱了皓月的窗。

聽說,造燈千年,
燈匠,仍懾於燈下黑;
蠍虎,強光前
蹲伏,頓成宮牆上
舞爪的龍;龍吃人,
影子,一直在治國。

聽說,吃掉影子的豬,
嘴角,永遠在滴血,
連最後的一抹黑,
都不能絆腳,不敢
擋路,提早淪為
厲鬼,自可放心為官,
放膽夜行。

聽說啊,聽說獨臂的
詩人,總愛跟池中的
影子握手;魚,就算
撞破扣不牢的
十指,無知,也樂得
無知者,卻偏要
捧讀撈起來的後現代
枯枝。

聒噪的人間,自欺者的
聯盟;盲水蛭,駕着
假眼球,碾過的
每一座城,早就
沒有魔,沒有妖,只有
一頭又一頭偉大的
領袖,在獰笑。

9-2012初稿

1 則留言

  1. 我多心,讀畢偉民兄新作,就想起自己在文學大笪地,讀過一帖關於你的評論。那時,反對你的人真不少,有些人言文尚算客氣,但有個疑似是關夢南門生的論者,寫了一封長信,言談囂惡,可真是來跟你尋釁的了。

    我還是那句:要攻擊別人易如反掌;可要拿出真本事、好作品來示人,始終不是區區抽水之輩,能夠做得到的。他們要是覺得你老提著自己十九二十之時,寫得出《捕鯨》二詩,也是落伍、不思進取的表現,那好,你十九二十的年歲,能寫得出這樣磅礡的長詩面世?就算不是天才,未曾早慧,不打緊,現在歷練多了,也有多少佳品可以拿來見人吧?所謂「先破後立」,能猛地鞭撻他人夠過癮的,但有沒有更好的作品昭示於人前,更為重要。

    大笪地這鬼地方,大放厥詞的人不少,寫得出感動作品的人卻不多,連所謂版主/管理員,都是些言語刻毒的人,往往為抽水而抽水,這樣子很瀟灑麼?那請先學學如何寫篇好詩,別再用那些累字贅句堆砌一番,就來矇人耳目啦,好嗎?

    http://hklit.com/foru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599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