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書

─── 謹以此詩,獻給Randy Scott 與遺孀Denise Scott。

哲一

十一年後, 每一根炙灼旺盛的赤舌
猶似疾電觸身,在這曾經苦守的凌雲兩塔
我衹好讓每一重唿唿的暴焰
都隱入障日滿頂那塵沙的迷漫
在淚眼無從瞻眄的角落裡。
如果絕望的風一拂,便飄向妳的側旁
我須教碎折枯焚的骨骸,每一響
必必剝剝的酥脆,都化作了無傷隔別的耳語;
而每一寸筋肌被燎糊的焦香
即隨流雲與亂絮漫衍
偷偷的,那時飛入妳微顫的鼻孔
也必將煉成了最回遠荒絕
卻最蘊藉最悱惻的一抹思慕。
當漉血蒙塵這最後的短簡
自渺茫的碧落摧塌的城樓應聲便落
獨餘字行之間絕筆之下的抖搐
曾拌以浸溺滿紙的淒瑟
由天穹一拋,輾輾轉轉,但如今
遞妳小掌之上,不過是一聲自忘川溫柔的呼喚
和一聲纏綿不變的惦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