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煥之

心聲像一隻孤獨的蟬
情緒卻如一頭欲嚎的狼
不如走到深谷流水最冷處
太陽永遠照不到的地方
好好在水響和回音裏坐禪

也許有些煩惱
無端而來,像敏感症
風吹皺一池春水
雨打在最吵的屋頂上
也許這一切不過是
無聊的變化
晴天來了之後又如何?

暮色將會準時降臨
去吧,再走一段
朝朝暮暮追趕的路程
來時踏著綠了一山的草
即使綠草不會長綠
老去的草下還有埋藏著的青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