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草坪

角角

在那天天亮的晚上
一盞將至毀壞的燈泡
仍亮起,仿古的燭
構成星空,在那天
要以燭光、草坪、無言構成擬古題材
當我們的書寫成了習慣
我們只好點起一夜,晃晃,就只好
或是在場的也不明白,他們只管在其中
成那千千萬萬分之一,那天
還未及得上道別
時代已離了我們,遠遠
(高聲呼喊不再,火光紅紅不復)
燭不再淌下,只影子晃晃
我們並不哀傷,
只是日漸沉重(連帶意志)
低低的壓下草坪;
以還它們不再滋長
僅以最柔弱的頑強生長著不凋
但無論如何不過是草
我們也不過是假借它們的柔弱頑強
(高呼的理由靜默的理由)
時而時而,沒有說話必要
在草坪上或不在,寫一首詩
念席下之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