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的樹

柚子健健

我們總是在矛盾中生存,害怕的東西太多
有太多的狀態侷限自己的行動。
縱多的不安全感總在白天中發酵,夜晚裡綻放。
活著的保存期限能有多久 ?
他們說
黑夜總是漫長又短暫,人們總是害怕黑暗,
因為那是,恐懼的原貌。
我們都在期待著被擁有,被關愛,被愛。
期待質總隨著大樹的年輪,
一圈又一圈被藏在心底的某一角
緩慢的縮成一圈
等待。等待著沉睡後樹葉的枯黃
凋落,入土為安。
等待著被值得的蜂鳥啄上一口,甦醒過來。
接近早晨的陽光最讓人刺眼
會弄瞎了你的眼睛,會將你的身體消逝殆盡。
那絢爛的橘紅色帶點粉,
劃破了寂靜的紫黑色帶點灰。畫面很美
很讓人難以拒絕的用力張開眼,
張開雙手想擁抱眼底的一切。
要小心美麗的情景,
要注意飛舞在旁的蜜蜂,蝴蝶。
也許有太多的等待,讓我們開始怠惰起來。
也許我們的期待不該是隻小鳥,不該擁有期待。
太多也許,如果,可能,擾亂了我們的精神。
黑夜太過於長,白晝的美景又太過於短。
我們就像缺少勇氣灌溉的大樹一樣,
只能等待,
走不開。
值得慶幸的是我們還是一顆大樹,
一顆很難倒下的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