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路

─── 聽《我是一隻小小鳥》後

哲一

挾派勢十足的洋恤而來
你忽然綻出了一臉難測的面譜
就遞滿紙浩瀚的樓海
以一身不必的虔敬
問路,向車上偶爾過路的我。
將摩天的咫尺混入鏘訇的聲響
當你自嗓眼開開闔闔
亦曲腰亦彎眉時斲出的字字
竟教悶熱十年的錢七老爺
霎地即冰封起每一呎
皆是你一笑臉襲來的陰寒。
當絕塵一去的排氣管
代急急上路的我沙啞謝絕
當你在後必狠狠吐信
釋出幾許殘穢不堪的毒咒
卻不見即將示範的玉砌雕欄
一張張麻木抵命的寶契下
有我曾經躊躇的足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