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投聽泉

哲一

聽!煙之泉,淙淙
沌沌,就濺來。是哪一叢霧雲
泣下了碎葉聲?還是哪一巖
嶙峋的苦訴?寂寞北投,一頭
是簇簇遊者,簇館上熱池的吐納;
另一頭,愕然而聞,原來蒼蒼燈下
三味線的素絃正蓄勢,闢了
泉畔的小閣,守候,最後的惜音人
自深谿七十度的硫磺氣,自褪去
晚秋一衣的絕色,溫柔的原鄉,踏泉細步
撥醒一起靈曲,向河心
每一瓢歷史失明的星屑,撥向
袒裎骨肉以外,一方肅穆的古垣下
傾開的,尚有一扇耳目,只為
在不盡氤氳裡,聽 ───
淙淙,沌沌,那煙泉無限
就濺來,一種亦悲亦喜的迴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