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航

陳慧雯

興許,終要撕裂這個海港!我已無暇更衣了
起床燙的波浪捲髮數綹,恰恰代表事件繞過了内河數遍
且讓胴體羽化成青煙罷,這些純系詩韻的遷徙顯貴。
我的親愛,你可看到,戳穿在高高桅桿之上的
是我對你發表的關於船齡的頁頁史論,它們迎風招展
將我送回到初識你的那個宴場。我們該記得
那年的晝夜併攏了,河道縮窄了,泥灘亦迂回了數段聚首!
歐鳥振翼橫跨過河脊,這彷似你揮毫摁捺出的一條粗纜
拖船姍姍而來,拖曳著詩的浮軆建築,緩緩駛往外洋
螺旋桨完全浸透在了詩裏。你吟詩的語速亦趨和緩
篩落進這個裸夜——此刻的詩體極不相稱,正如
你我都預知的那樣:海的廊廡鋪滿了鹽層,世紀如霜。

2012/4/14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