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心地鐵

哲一

偶拾半瓶茉莉的餘芬
自陌路噴來這一雙小肩
幽暮裡月臺正擁擠
好把睽違妳一臉姹婭的花相
讓我逕自默悼。
記得嗎?那些替妳摘破
紅塵之中萬千浮艷的日子
方換得一莖的馥香最最無邪
曾經不懸別處,懸妳心上
便癡說亙古易衰的情愫為誰不朽?
若一拂便是無情
黃昏的貿易風又何必驟來?
如芳菲的永恆總貿易不來
衹喚過輪迴的一車虛而復實,當我薰醒
猶駐足在黃線以內
何必朝梅菲斯特的鬼靈叩問始終?
且看賸下的清馨繼續上路
對鐵軌的無垠
零落颺去,如花事飄散後
月臺的擁擠依然
悼者的寂寞,依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