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則留言

  1. 「紗廠」是罵資本主義,「情人」是個無賴,「日本人」是侵略者,「美國兵」是勾結國民黨的帝國主義者,「警長」當然不是共產黨員。這首詩是以少女被污象徵由次殖民地到國共內戰時期中國人民的痛苦,但魏老師只作表面的解釋。為什麼「日本人和美國人不是詩的重點」?正正相反,外國勢力才是何達詩歌的焦點,敵我矛盾不容妥協。這首詩十分煽情(何達的朗誦詩以煽情聞名),最適合喜歡被「洗腦」的讀者「欣賞」,但經不起理性的分析,更不宜隨便學習。要是這十七八歲的少女三十年代在紗廠工作,內戰時她已三十歲,為什麼那麼巧一而再再而三被人污辱?難道她的乳房特別好摸?

    1. 稀土君 其實疑之有理。

      且讓我補充一下:何達這位詩人,老實說他就是一個左派/親共的詩人。可能魏鵬展兄不太知道他的背景,所以才以為〈一個少女的經歷〉這首詩,就是片面的講女性受辱的淒涼故事。

      我看過幾篇談到何達的文章,其中有說過他和他的太太(就是左派作家夏易),曾經先後替一些左派報紙,以馬克思主義的辯證觀點,寫過不少電影評論文章。還有內地的一些文章和簡介資料,都說何達這位詩人的作品,是「強調接近人民,表現人民,用詩做武器去參加集體的鬥爭」。

      所以嘛,如果魏鵬展兄,真不知道上述的來龍去脈,有稀土 君所言「表面的解釋」,根本不足為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