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時開燈

小害

路的兩旁盡是
落日的門戶
你選擇關上,關於夜的窗口
獨個兒探進
如藍鯨泅游於深海
潛行,通往極地的隧道

是嗎?南北根本不重要
你的呼救沒有被磁化
你一心從地圖尋找沒有岬角的灘岸擱淺
脫掉乳牙,卷曲身上的毛髮
然後變成冷的魚類

我習慣在夜裡掛上明滅的煤燈
不是嗎?
我還看不到水平的終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