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編劇的哀歌

哲一

誰傳一聲喝號,自爍爍的數位攝像機外
就教數位名將與重臣
正冠而且挺劍,朝唐室的皇恩深深躬身
何以獨你繡袍之內鏡頭之前
猛然竟舉出腕上的燦豔
這盛惠十三萬元鑲金嵌鑽一枚勞力士?
是向閹宦高力士投誠的罪證?
抑或貢奉於天子
借汗血的一馬八百里加急
東夷西戎南蠻北狄哪一族的傑作?
奈何於噤口的殿宇上,監製
早稟來峻厲的軍令,衹須聽草草一紙
皆無謂的攻訐與讒言,照本而宣科
且待鏡頭一轉
那一排無人剷滅的電燈柱下
一排宮妃無論孰燕孰環
膽敢紥起洪武的髮飾,揮一揮
那鑽戒未脫,貼滿十甲水晶的葱指
招出一台輦轎,更將宮廷的至尊
一踢回府。當字幕一湧而上
最後,在六十層摩天的新界樓叢之下
總說成吐谷渾無垠的荒原
尚且開一場八十餘萬複製和貼上
有戈無馬的兵燹。而你
聽戰歌漫漫碧血斑斑之時,是否也願聽我
一個編劇言輕的哀歌?

2 則留言

  1. 「這盛惠十三萬元鑲金嵌鑽一枚勞力士?
    是向閹宦高力士投誠的罪證?」
    戴勞力士投奔高力士,想想這兩大「力士」相見,古之驢唇,竟接上今之馬嘴,巧得教人噴飯。

    1. 即使無緣相見,兩人之俗惡、卑鄙亦斑斑可見。高力士之劣跡有史可循,不自消說。至於今人,手戴如今象徵暴發戶不可一世、俗不可耐的勞力士,頂多是品味低俗;但明知拍攝時間寶貴,有人仍倚老賣老,擺起架子不檢點自己,連現代的手錶也敢攜帶上陣,毫無演員專業操守之餘,更不尊重史實,真真可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