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世三韻》

哲一

按:舊作《塵世三韻》有所累贅之處,略做修改,復投於此地。不便處,請多包涵。

(之一)
白色的平治白色的紙團,打從你窗
就攘臂一擲,墜落即如破霰
這溼漉漉,盛載涎沫的一枚霰彈
最終難免要跌入無涯的雙白,若入無間煉獄
這無主的骸顱呀,只能把糊眼
一睜再睜,伶伶地目送,而你冷冷
就策勉他的同族,自將軍澳的迴旋公路
一去,你就以為陰騭
會隨駟逝而無蹤?
── 它固然知道
遠駐公車的我,知道;連天公
也必定知道

(之二)
廁身靜穆的廠巴,我恬適的掀開詩冊
欲借王維的幽篁一坐修心,冷不防
鄰座的好漢將身一挺,哈地一聲
朝虛空處,竟突然的吆喝起
那巫咒,嗚呼,那謀人闔府的歹毒巫咒
自懸耳的藍芽機,響起共鳴了:
「那該死的330,穿了十元早該吸納吧!」
「想復仇?今晚沙田泥地,『更捷勝』Win、Place各一千!」
「一千幾百?我呸!連上次那妞兒也瞧不上眼吧!」
── 縱有摩詰淵明的詩才,筆酣墨潤
只恨搭不上半句機鋒,付予酒池與東籬
雅俗共賞

(之三)
倘非十萬火急,那公門中
幾扇往來惽憊的方便之地
我絕不敢輕言敲啟
自是那寶座未待一翻,便有熏蒸先來
而朝覲者,得這蘭氣一呵,當為之
忘以饗食啊,忘以饗食!
只一瞥也必驚鴻,以滿池的堅礐為揭橥
烘之以一圍臭羶,是誰,更敷上六格以餘溫
而板上,遂繫成一海的熱雨溼花
白茫茫而對我
── 噫,性急者請無擾攘,須知
此等的絕藝堂奧
可遠觀,不可近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