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良和

一條大蟒蛇柔身把我捲住
我房子的門窗緊閉,沒有煙囪
牠如何竄進來並且突然現身?
如此雪夜,整個世界漫天飛雪
牠不冬眠,卻找上了我

陰影中的斑紋,微微閃亮的鱗片
牠就在我的身上游移
我知道我終必一死──
我見過亞馬遜的巨蟒把鱷魚勒斃強吞
我不作徒勞的掙扎

如期待中的一曲音樂
黎明吹著黑夜的笛子,沙沙行進
我不禁聳身輕撫那滑膩的花紋,柔若無骨
循S路線繞過我的腰腹游到胸口一緊
微微喘氣,我下意識兩手抓著牠的脖子猛推

命運讓我目睹賣蛇人如何狎玩一條黑蛇──
聖誕前夕,戴著聖誕老人的紅帽
牙齒亮白的小伙子抓著蛇尾在半空掄著咻咻作響的急圈
昏暈的蛇頭迷迷糊糊送進他張開的大口
格勒一聲,噢,我掩口驚呼頭皮發炸而他

把蛇頭吐到我的腳前,惡作劇地
一笑,眨著單眼,濕漓漓的舌頭一伸
輕輕舐去唇間的蛇血,而命運(啊命運)
在一千零一夜的今天夜裡
打開了永不終止的大故事:一條蛇纏上了我

巨大的陰影,吐著蛇信,嘶嘶作響
我的靈魂蒸發陰暗集結烏雲的風暴
我緊抓牠的脖子猛推彷彿裡面有一座城堡
紅色的蛇信,在我的唇間嘶嘶作響──
我看見那雙閃著光說著話的深沉的眼睛

我扭頭避開閃電的火焰,我精疲力竭
僵硬的手軟軟垂下,脖子濕癢如草
一條大蟒蛇蜿蜿蜒蜒游進我身體的荒野
在水邊休息,直到莽撞的旅人此起彼落驚呼:
「蛇呀!」牠無聲潛入水裡,在陽光下失去蹤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