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

陳德錦

舞台上你不斷更換戲服,
劇本不由你編寫,
卻要自我演繹;
疲倦的對白一場接一場,
有時披起血紅的斗篷,
有時用傷口埋藏
一枝拔不走的毒箭。
射燈亮起,我們忙於
撿拾地上一個熟悉的影子,
滿懷喜悅或焦慮。
城市用明亮的色調拒絕悲哀,
給我們一個窗口,一個
掩藏赤裸和羞辱的洞穴。
你用四十年時間,
為自己琢磨一塊墓誌銘,
冷硬的字句,
只安慰弔唁者的靈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