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布羅陀

角角

在國之南端望向,
更遠的盡頭
北非土壤落入迷霧隱隱約約
巨岩上望向丘壑不見,而岩上
有猴,傳說當猴子消失
英人統治結束——

而猴沒消失,自那
臨近彼岸遷來已經歷了
時之長久
也成原住民:名巴巴利。
島佔了半是原住之地
三三兩兩若若干干
猴子無尾,擺向,以微細騷動
張目微望,有土那方
指向士班雅巨岩開了一孔:炮
準對了

他們與他們橫著跑道,區隔
那就有形,灰的一道灰
不斷的駛離說:命定
不再合攏
如若大西洋地中海的海水接壤著分離
海峽線仍自顧在延長
海水並沒歸向一方的意圖
只一晃一晃
泛光。

命定是:海格力斯徒手劈開巨岩,
僅的是尋金蘋果園去路
摘取其一
有蛇吐舌纏住,語:咶咶
揮掉。霍然折斷
蛇有兩頭,一頭左一頭右
逃脫去

亦岩上有穴,碳酸消融淡白夜色,
音息眩著目光,爍爍
那聖麥可早成音樂之巖洞
頂著石筍和柱,鐘亦乳白
音階或說是點點
滴滴的,落了玉盤

這夜胡士托來嗎,不知曉
遊歷者依然歷遊:
天明時候,紅色雙層巴士駛向更南
純白清真寺純白房車
烏黑堡壘
戰火以慢燻就好把匙孔
封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