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王煥之

昨日我漫成的秋詩
夜裡,你唸來竟更蕭索了
西邊的地平線仍透來一點暖
風,卻奏起落葉的楚歌
凋零的老樹會再振臂問天:
碧空變得鬱藍時,星月依然否?
樹裡的年輪暗暗轉了一圈

今夜閃動的繁星
朝陽將會覆蓋,就像
酒,淹沒了千百個無端的思緒
醒後不必追尋
何況還有再醉的日子
處處都有暫且逃避清醒的人

10.9.2011 醉成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