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羅雙樹

子衿


沙羅雙樹熟睡。

天色凜冽,
還沒枝葉散零,
鐵枝乃
三世書上的枝椏,

架空橋盤旋不去,
漁人鴨舌帽,
是海底的月亮,
千萬名老兵仰望
那喚作東區走廊的建築。
為送葬,鱗片悸動,然後
遍野寂寞之中,流光聚流成河,偶爾惴慄
的漁人拉出一道道虹霞重又融入蒸騰之中

頃刻間
這城的小雨
臨近,高樓。
霎時霧起密密漫漫的鋼鐵,
漁人
躲在佛陀掌上,
雙樹
也情不自禁地挪開手掌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