慟車

子衿

簷下幾棵芒草,
含羞地燒起來。

沿途數百萬元新房,
被鍍上不同層次,城之光
盈起了一褶長裙,
點綴橋上漫天亂飛的霧點。

因夜之故,
橋下新鳥
幻想頂上的雲,此刻
鋼鐵如鏡,
月明如晝,
抬頭一瞥逝陽。

光暈照於千衢田野,
動車墳
涔冷,
領導的劉海,
也含羞地燃燒,
像沫微笑。

因夜之故,
又一隻鳥歸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