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巫語

子衿

如果夢
是流浪的路燈和樹,
注定淹沒在
佈滿櫥窗價目瘡痍
的哥德式街道。

如果朝露,
繫上一串花鈴鐺,
原音便如休止符在夢寐追迴,
一整幢鐘樓便打亮
晚春的汗未乾。

如果路
燈和樹,
皆夢,
海濱彼岸將來以及過去
與難民,
擠上一只小方舟,

深陷其中,
夢遂再無巫語。

注:初稿刊於第二十六期《滄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