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大江

這就是令人失神的地圖了,
滿佈新厦的舊街橫巷,
有些傾斜有些曲折,
都一一走遍了麼?
再走一遍呢,會否認得舊路?
會否駐足觀望去日沉醉
今日不知如何的景色?
過去的樓房夜店激辯笑談,
響過就消失無聞了麼?
還聼得見零星的片段?
還看得見明亮奪目的顏色?
一條忘記名字的街道,
有過一所名字難忘的房店,
曾經久留過,啊年少的音容!

一九八九年十一月十日
懷青作協

1990年1月在《 香港文學 》月刊第61期發表了一首詩 < 回 >, 是懷念八十年代初參加香港青年作者協會那年少輕狂的歲月。 幾年前重讀此詩,作了些許修改。 將第九行的 『響過就消失無形』 改為『響過就消失無聞』,以合文理。 協會所在的大廈入囗位於巴路士街,街名不易記, 所以有『一條忘記名字的街道』之句。但青作協是忘不了的,故此把原來 『有過一所忘掉名字的房店』改為 『有 過一所名字難忘的房店』以記實。寫作日期之後又上『懷青作協』以點題。 2011年10月16日補記。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