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十九日,把我風乾

秀實

我枯坐在這裏已好一段日子
整理著案頭堆積的文件和宗卷
那是一疊冗長的紀錄把我的往日
連同我的罪孽一併記下的秘密檔案

我已在悔過書上簽好了名字
把我僅餘的財產分配好
向山的小房間望海的陽台
我留給盲目擁護我的人
讓他在這裏可以
慢慢翻閱那時我已整理好的文件和遺物

他終會發現歷史的真相
並驚訝於一個有愛的人同時有罪
他為我寫下的墓誌銘會這樣說:
畢生都在逃遁之中而
仇恨他的人身上都懷著利刃
他們用來削下秋日的果子

而,我已把自己懸掛在城市的北面
如一面當風的魚旗幟
我沒有了淚水也沒有了思想
是風乾了的殘骸卻保留了吶喊

1 則留言

發佈回覆給「奇人」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